「時間差不多了…」站起身,偏頭望著人潮漸稀的庭廊。
「這個,幫我拿給他。」漫不在意的隨手遞出,依舊放遠的視線似乎沒有收回的打算。
「你不回去?」
「沒意思,不如在這消磨。」
「剛剛挑明了要點名的。」
「隨他吧,我在這等你們結束。」揮了揮手,看來是定了主意。
「……那、好吧。」
「加油啦。」伴著哈欠漏出毫無誠意的話語模糊不清。
轉身走向僅剩寥寥數人的廊道數步,晃動的影倏然停擺。一句低喃,在乍然響起的鐘聲裡飄盪,一貫緩慢的步伐轉成急踏的節奏。


「我…很羨慕你,一直以來……」


當紛亂的急馳讓各種激昂或沉悶的呢喃取代,不動的身影溢出輕嘆,半垂的黑眸裡,某種思緒如墜入不知底線的深溝,直直的往下沉、沉、沉──







暗褐張牙舞爪的扭曲蔓延,而那個源頭更是沉寂的幾乎令人瘋狂。
昨日還笑著道再見的那張臉,慘白上濺著刺眼的深漬。不再有溫度唇安然的上揚著,就像那時看見的,只對另一人展現的微笑。

明明是那樣慘不忍睹的情景,心底除了最初的衝擊,如今漸漸湧現的,除了失去親友的悲傷,更多的是一種在此時可以稱之為瘋狂的情感。

羨幕。

好羨慕他們拋下這一切的任性,好羨慕那毅然離去的勇氣。
他可以想像的到,當溫熱的鮮血從那深深的傷口中湧出時,那兩人的表情會是多麼的平靜,甚至是愉悅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atsuki 的頭像
watsuki

殼‧無聲

wat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